欢迎来葵坑初级中学!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下载专栏 > 教案课件

教案课件

  对英雄主义的嘲弄如何加剧了当代人的恐惧?

文章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2-19 13:55:49 点击数: 字体:
  对英雄主义的嘲弄如何加剧了当代人的恐惧?

  按:末日来临?暴力事件?子女早逝?人们恐惧的对象究竟是什么?到底为什么感到恐惧?恐惧情绪四下滋生,又将如何影响我们的社会甚至文明?在《恐惧:推动全球运转的隐藏力量》一书中,肯特大学社会学荣休教授弗兰克·菲雷迪指出,虽然无法比较现代人心怀的恐惧是否比过去人更多,但可以认定的是,现代的机构和文化都陷入了极度恐惧之中,甚至“心怀恐惧已经成为了当今半官方的公共教义”——人们被持续不断地提醒要小心翼翼避免冒险,要听从形形色色的专家给出的五花八门的警告。与恐惧文化相关的是,悲观论调层出不穷,“丧失信心”“丧失胆量”“丧失自信”等说法越来越常见了,这也表明了社会对应对挑战和威胁的能力感到焦虑和紧张。

  在这本书的结语部分,弗兰克指出了人类“走向较少恐惧的未来”的几种可能路径,其中一点便是对历史记忆、对英雄主义、对生存叙事的重新审视。他指出,人类有一种清楚可辨的倾向,即“揭穿”那些暗示英雄主义大无畏行动和利他主义牺牲的历史叙述的假面,并解构长期以来被人们珍视的价值观,诸如勇气、英雄主义和忠诚等的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在众多叙述中,“幸存者”取代“英雄”成为了喝彩的对象,我们审视历史的方式受到了恐惧文化的影响,这一影响正体现在把当今生存第一主义心态投射到历史场景中的做法——“从历史英雄向历史幸存者的焦点转移反映了脆弱性变成恐惧文化核心特征的趋势,”弗兰克指出。

  《恐惧:推动全球运转的隐藏力量》

  [英]弗兰克·菲雷迪著吴万伟译

  联合独创·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9年12月

  人类要如何与自身的历史相处?历史上的英雄主义能够帮助当代人克服恐惧吗?幸存者与英雄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在下面这段节选中,我们可以找到弗兰克给出的答案。

  《走向较少恐惧的未来》(节选)

  文|[英]弗兰克·菲雷迪译|吴万伟

  被当今恐惧文化工程向未来投射的末日目的论受其悲观主义和对历史愤世嫉俗所滋养。在弗洛伊德期待恐惧概念的当代版本中,社会对未知的未来危险重重的世界产生了焦虑。人类似乎只能袖手旁观,根本无法改变未来命运。然而,恐惧文化还鼓励社会通过恐惧棱镜来解释过去,由此培养的心态是将过去视为一连串可怕、愚昧的连续事件,人类在其中不仅缺乏方向和目标,而且欠缺采取任何补救措施的素质。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预防精神可以把当今的许多担忧投射到过去;它还竭力将人类的脆弱性呈现为人生的永恒状态来为当今的恐惧文化辩护;它还传播了对历史解读的怀疑,歌颂英雄主义和英勇行为统统遭到它的冷嘲热讽。

  21世纪的心怀恐惧者是过去时代祖先的天然继承者的这一主张背靠当今版本的历史叙述而被频繁提出。人类有一种清楚可辨的倾向,即“揭穿”那些暗示英雄主义大无畏行动和利他主义牺牲的历史叙述的假面,并解构长期以来被人们珍视的价值观,诸如勇气、英雄主义和忠诚等的意义。正如克里斯托弗·科克尔(ChristopherCoker)所说:“亨利五世于1415年在阿金库尔击败法国人这一决定性胜利,以及莎士比亚使用著名的‘兄弟连’对它的描述,现在统统被认为是有关战争荣耀的‘百年欺骗’,民众都被无情地忽悠了。”

  亨利五世

  英雄主义经常遭到嘲弄或者被贬低为不真实的东西。一种新型的流行文化和历史叙述致力于揭露过去英雄肮脏的“人生秘密”。有关英雄主义的主张遭到贬低和蔑视。在最好的情况下,他们都被描述为有缺陷的家伙,最坏的情况则是被指责为贪婪追逐权力的骗子。《纽约时报》前文学评论家角谷美智子(MichikoKakutani)说,“以前我们宣扬英雄”,但“现代人的做法是把英雄庸俗化”。美智子认为,传记已经变成一场血腥的运动,冷酷无情地把主人公打得头破血流。把英雄从神坛拉进人间自然让我们进入这样一种文化中,即认定责任、牺牲或冒险都是违反人性的。在众多叙述中,英雄主义被弃之如敝履,是过时的甚至是令人厌恶的老古董。正如克里斯托弗·科克尔在其书《勇士精神》(TheWarriorEthos)中所言,“我们往往从‘英雄人物’完整的生活中撷取片段用以论证自己怯懦、渺小的合理性,并因此心安理得”。

  《勇士精神》